17世纪贵族肖像画中的侏儒图像,到底暗示些什幺?


欧洲各地宫廷豢养侏儒的纪录,自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早已出现。此风气至17世纪达到流行高峰,至18世纪启蒙时代的人文关怀风潮影响下,宫廷豢养侏儒的文化才逐渐式微。

在17世纪的欧洲社会,侏儒若想寻求最稳定谋生的方法,最佳管道便是成为宫廷中取乐皇室贵族们的弄臣、玩物。上流社会流行将「奇珍异兽」般的侏儒,一併画入肖像画中,以彰显自我的财富与权势。

17世纪贵族肖像画中的侏儒图像,到底暗示些什幺?

Sir Anthony van Dyck, Queen Henrietta Maria with Sir Jeffrey Hudson, 1633. Oil on canvas, 219.1×134.8 cm.

英国在查理一世(Charles I, 1600-1649)与王后亨利埃塔・玛丽亚(Henrietta Maria of France, 1609-1669)统治期间,侏儒文化在英国达到顶峰。备受亨利埃塔王后宠爱的侏儒——杰佛瑞・哈德森(Sir Jeffrey Hudson, 1619-1682),身影经常出现在国王夫妇肖像画作品中。他总是身穿华服、仪表整洁地出现在画面中,俨然是个小贵族的态势。对于一般大众来说,侏儒是贵族展现其身份地位的象徵。因此侏儒时常会与贵族阶层的生活联想在一起,这些体型娇小的矮人们,在大众眼中是「某种程度上的贵族」。

《王后亨利埃塔与杰佛瑞・哈德森爵士》中的侏儒站位属于第一种位置,杰佛瑞・哈德森站在王后右手边角落,显示他的身份低于画像主人。从肖像画传统中,侏儒与王后之身型所佔据的画面比例,映衬出王后在宫廷中的地位重要且高贵,而侏儒则是地位低下的存在。

杰佛瑞・哈德森的目光也是重点,他专注望向主人的神情,透露着感激或讨好之意,暗示王后与侏儒两人之间,是相互陪伴的主僕关係,并且强调侏儒是依靠着宫廷主人而维生,虽然他身着华服,过着如同贵族般的生活,但有朝一日若离开宫廷、失去主人宠爱,他便什幺都不是了。所以杰佛瑞・哈德森在这幅画作中显现了他在宫廷中的身份与地位,以及宣示「他是归于王后所有」的归属权。

17世纪贵族肖像画中的侏儒图像,到底暗示些什幺?

Alonso Sánchez Coello, The Infanta Isabel Clara Eugenia with the Dwarf, Magdalena Ruiz, c. 1585-1588. Oil on canvas, 207×129 cm.

而猴子的图像和相似的构图,也在西班牙宫廷肖像画——《伊莎贝尔・克拉拉・尤金妮亚公主与侏儒马格达莱纳・鲁伊斯》(The Infanta Isabel Clara Eugenia with the Dwarf, Magdalena Ruiz, c. 1585-1588)中出现。

猴子图像涵义和「模仿」的概念紧密连结,回溯自中世纪至文艺复兴时期「猴子照镜子」的故事就开始出现了。学界分析《伊莎贝尔・克拉拉・尤金妮亚公主与侏儒马格达莱纳・鲁伊斯》时,常会强调侏儒马格达莱纳・鲁伊斯手中的两只猴子把玩镜子、从镜中看见自身身影所蕴涵的意义。

这套说法也可套入解释《王后亨利埃塔与杰佛瑞・哈德森爵士》中的猴子图像,虽然这幅作品中没有镜子,但猴子看向杰佛瑞・哈德森的样子,就如同这个侏儒望向主人王后亨利埃塔的神情,似乎是在模仿、渴望成为投射对象的样貌或形态(在这里可解释为侏儒渴望成为一般体型的人类)。

而侏儒的「模仿」意涵,我们也可以从委拉斯贵兹(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 y Velázquez, 1599-1660)的《唐・巴尔塔沙・卡洛斯和侏儒》(Don Baltasar Carlos with a Dwarf, 1632)这幅作品,看到相似的概念:此画中侏儒的手上苹果与波浪鼓,是适合小王子年龄的玩具,也象徵着代表王权的宝球与权杖,显示王子长大后将会继承西班牙王位。

虽然在王子前方的侏儒穿着端庄,手里捧着象徵王权的暗示物,但是小王子才具有真正王者般的庄严气度,侏儒再怎幺装饰自己也无法完全模仿本尊。

17世纪贵族肖像画中的侏儒图像,到底暗示些什幺?

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 y Velázquez, Don Baltasar Carlos with a Dwarf, 1632. Oil on canvas, 128×101.9 cm.

除了猴子,17世纪侏儒图像亦经常与犬只同时出现。《查理一世与亨利埃塔・玛莉亚前往猎场》(Charles I and Henrietta Maria Departing for the Chase, c.1630-1632)中,位于左下方角落的杰佛瑞・哈德森正拉着两只猎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二世与侏儒》(Kaiser Ferdinand II in ganzer Figur mit einem Hofzwerg, 1604)肖像画中,亦有侏儒拉狗的图像。

从上述含有侏儒图像的贵族肖像画,经常暗示着侏儒与猴子、犬只的类似之处,我们得知,17世纪欧洲宫廷中的侏儒,虽表面上具有小贵族般的体面,实际上却与动物命运相同,必须依靠主人的庇护与宠爱,才能在宫廷中生存下去。

17世纪贵族肖像画中的侏儒图像,到底暗示些什幺?
Daniel Mytens, Charles I and Henrietta Maria Departing for the Chase, c.1630-1632. Oil on canvas, 282×408.3 cm.

但是反过来想,17世纪的侏儒便是依靠身体畸形才得以进入宫廷,享受荣华富贵,一旦侏儒失去了他们身体上的「优势」,那幺是否就连宫廷的门都勾不上边,想要在当时的社会通达富贵,是否更是遥不可及的美梦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