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律专业资料当成有趣的冷知识吧!──专访「法律白话文运动」


把法律专业资料当成有趣的冷知识吧!──专访「法律白话文运动」

「我们就是想让一般人认为法律好亲近啦,」杨贵智笑着说。

杨贵智是「法律白话文运动」网站的站长,也是个正牌律师。2014年318学运因「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定」而起,杨贵智找来钻研国际法的朋友,在网路上写「服贸科普文」,想趁机让大众认识相对冷僻的国际法。

「服贸科普文」里的「科普」二字挺有意思──「科普」指的原是「科学普及」,讲的是将充满专有名词的科学知识转换成非专业人士能够理解的沟通方式。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法律相关事务也充满各式专有名词,虽非「科普」中的「科学」,但的确有必要「普及」一下。

科学知识不完全理解,大约不影响我们在日常生活使用科技产品,一如搞不懂通讯协定是什幺还是能够上网;从放颱风假到参加国际组织,大大小小的事都与法律相关,但法律知识不理解,我们就很难在日常生活里使用法律──这麻烦很大。

学运结束之后,已经成立的网站以普及法律知识为目标,将站名改为更贴切的「法律白话文运动」,陆续加入各个法律领域的专业工作者,逐步累积民事法、刑事法、行政法、宪法等相关文章,有扎实精準的内容,但用的是易懂日常的笔调。

四年之后,2017年,「法律白话文运动」网站上的文章首度集结成书:《江湖在走,法律要懂》。

「其实出版社来找我们讨论出书计划时,我们这些法律人想到的内容分类方式,就是分成民法刑法之类的,但这个我们很直觉的想法被总编阻止了。」杨贵智哈哈笑着,「后来我们才从报纸分类的概念想到书籍要用的架构。」

使用报纸分类页的方式来当书籍架构,颇符合「法律白话文运动」想贴合日常生活的初衷,但不照法律种类区分,读者如果想查找特定法规,是不是可能不大方便?

「报纸分类可能反倒是一般读者容易理解与查找的分类方式;」杨贵智表示,「不过换个角度讲,我们也想让这本书读起来像在读冷知识那样,平时就可以当成有趣的消遣读物,不用那幺功能导向、非要有事想查的时候才读。」

杨贵智及一众法律人希望读者们读了没什幺负担的这些文章,其实十分实用,从「隔壁传来噪音怎幺办」、「租房子该怎幺检视房屋和契约」,到「工读生适不适用劳基法」、「如果有陪审团制还会不会有恐龙法官」,从「如何对抗无良老闆」、「政党的密室协商到底在乔什幺」,到「国与国之间有什幺法律」、「什幺是联合国两公约」,从切身相关到世界局势,各个层面全顾及到了。

「收进书里的文章,其实是大家自己选的,所以选的都是大家觉得最重要、自己写得也满意的文章,」杨贵智解释,「有不少文章在选出来之后,原作者还进行大幅的修润甚至改写,并不是直接拿网站上现成的文章来用。」

网站里的文章之所以能够贴近生活又包罗万象,原因之一在于各个作者们除了针对自己的专精领域撰文之外,也会依新闻时事与网路热门议题补充法律知识。「最早请大家交稿的字数限制是两千字,但没有人做得到;」杨贵智说,「后来每篇稿子大约维持在三千字左右。这回收入书籍当中,我们又对字数做了调整,不过不是请作者删节自己的文章,而是交换整理彼此的稿件。」

「这幺做就快多啦,砍别人的文字大家都比较不手软;」杨贵智又笑了,「不过有时原作者会很坚持某个部分该怎幺写。」

那并不是文字创作者对自己文字的坚持。「那是法律人的坚持啦,」杨贵智认真地道,「我们会觉得某件事情不怎幺写,就没法子把所有层面都讲全。」

用字平实易读,资讯精準正确,杨贵智希望透过「法律白话文运动」及《江湖在走,法律要懂》协助一般读者更亲近法律,也提供各种生活上的法律常识。「我还是希望大家把这些文章当冷知识读啦,」杨贵智强调,「读得有趣最重要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