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动荡 政府与企业发债规模一起一落



债市动荡 政府与企业发债规模一起一落

大马债券评估机构预测,在经济放慢成长、中美贸易战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今年大马债市将继续跌宕起伏,而政府与企业发债规模将呈一起一落局面。

MARC经济学家诺查希迪指出,政府在2018年一共发出总值1148亿令吉的大马公债或政府投资债券,按年微升0.8%,政府投资债券对公债比例为56对44。

考虑到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赤字预期达521亿令吉,加上预计有690亿令吉的大马公债或政府投资债券在今年到期,因此政府今年的发债规模预期将提高到1150亿至1250亿令吉之间。

此外,诺查希迪指出,大马2018年的一级市场企业债券发债规模减少,相信跌势会延续至今年。

理由是公共投资增长放缓、国内生产总值成长较弱和全球投资活动减速。

「2018年一级市场的企业债券发行规模按年跌15.4%,至1039亿令吉,估计今年会延续相同走势,降到800亿至900亿令吉的区间。」

对于次级市场,诺查希迪称,大马公债与企业债券在利率方面的上升空间有限。

10年期公债殖利率徘徊4.4%

因为通胀低,同时,国行可能担心经济走弱,而下调隔夜政策利率,还有美国公债利率的增长脚步同样受限。

他预计,10年期大马公债利率将在今年徘徊于3.9%到4.4%之间。

他补充,国内政府事务在2018年受外在因素影响,加上市场猜测国际评级机构可能下调大马国家评级,令短期和长期大马公债的利率差值显着收窄。

「去年的10年期对3年期公债差值,以及20年期对3年期公债差值分别只有35个基点和104个基点。」

在美国方面,诺查希迪相信,该国公债同样面对利率涨幅有限的局面。他指出,去年美国公债殖利率跟随美联储升息的步伐走高,而今年美联储已放慢升息的步伐,所以公债殖利率涨势料受限。

他认为,不止中美贸易战,地缘政治摩擦、金融市场波动和全球经济成长放缓等,皆可能令投资者涌向避险资产。

至于外资流向,诺查希迪估计,今年净流出大马债市的外资应该会减少,理由为大马政府的宏观政策逐渐明朗、美国减慢升息脚步与令吉稳定会回升。

他表示,去年首11个月一共有196亿令吉的外资净流出大马债市,按年扩大68.97%,因而令外资持有的大马债券规模缩减到1871亿令吉。

以持有比例而言,外资持有率由2017年同期的15.9%,降至13.3%。

他认为,大马去年次季和第3季GDP成长放慢、美元反弹、原油走弱、美国公债利率提升等因素,皆显着打击外资对大马债券的购兴,而各国央行偏向收紧货币政策的态度,以及国际贸易摩擦升级,让低迷的情绪雪上加霜。

上一篇:
下一篇: